在间断近2年后,中国重返非洲采矿业,寻找新的铜、铁矿石和铀矿床,表明中国政府仍对非洲大陆的产业保持着投资热情。
 
但在开普敦出席年度矿业大会(Mining Indaba)的高管和银行家们提醒说,中国不太可能再像2012年以前那样,投入大笔资金只购买矿产品。
 
他们表示,中国政府这回更有可能购买那些财务回报丰厚、能产生大量原料的较小型矿产。
 
“他们有选择性地回归了。”巴克莱(Barclays)矿业及金属部门联席主管迈克尔•罗林森(Michael Rawlinson)说,“他们的一些收购工具已经开始寻找目标。”
 
 
从今年初开始,中国在非洲的矿业收购交易就没有中断过。中国核工业集团(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已经以接近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非洲纳米比亚一个铀矿的大量股份,这是非洲最大铀矿之一。中国黄金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Gold)正围绕收购刚果的一个铜矿展开最终谈判。
 
南非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矿业及金属部门主管拉雅•科利(Rajat Kohli)说:“国有企业和一些优秀的民营企业传递出……明显信息,他们对开展非洲业务持开放态度。”中国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CBC)持有南非标准银行20%股份。
 
由于金属价格走软、信贷紧缩、政府领导人换届等原因,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一直在减少。据业内估计,去年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大约缩减了10%。
 
中国官员质疑了过去10年海外矿产并购活动的成功性。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王家华去年表示,80%的投资基本上都失败了。
 
普华永道(PwC)驻多伦多矿业部门主管约翰•格拉韦尔(John Gravelle)说,过去的一年半里,中国投资者一直在舔舐伤口,但中国政府正“卷土重来”。
 
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补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