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阿根廷出现了13年来第二次主权债务违约,此前阿根廷政府与拒绝重组的债权人(holdout creditor)在谈判大限到达时仍未能达成协议。
 
阿根廷经济部长阿克塞尔•基奇洛夫(Axel Kicillof)表示,“兀鹫基金(vulture fund)”拒绝了政府开出的新条件,然而政府却“不可能”再有钱支付他们了。在2001年阿根廷债务违约后,阿根廷政府也曾向接受债务重组的债券持有者开出同样的条件。
 
就在基奇洛夫发表该声明之前,阿根廷未能在周三截止日期之前为其债务支付5.39亿美元的利息,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将其信用评级下调为“选择性违约”。
 
阿根廷在2001年上次违约之后一直被排除于国际资本市场之外,如今该国政府机构和私营部门的借贷成本很可能会上升到高不可攀的地步。经济学家预计,违约会导致经济衰退进一步恶化、引发更高通胀并为外汇储备带来压力,这可能会导致阿根廷今年第二轮货币贬值。
 
 
由于交叉违约条款的存在,这次违约可能会引发债券持有者追索高达150亿美元到200亿美元的赔偿。
 
谈判破裂之后,基奇洛夫在阿根廷驻纽约领事馆内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不会签署任何有损阿根廷民众未来的协议。”
 
他表示阿根廷会竭尽全力终结“这个前所未有的不公平局面”,并补充说该国对于和债权人的对话依然持开放态度。
 
不过,随着谈判陷入僵局,阿根廷律师马塞洛•埃切瓦内(Marcelo Etchebarne)猜测阿根廷目前可能试图根据当地法律重组其美国或英国债券——不过他怀疑这么做是否可行。
 
尽管阿根廷政府已经把5.39亿美元存入债券持有者的托管银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纽约法官托马斯•格里萨(Thomas Griesa)已禁止该行将这笔资金转给债券持有者。他表示这是因为这么做会违反他的裁决——阿根廷必须在对良好债券持有者进行支持的同时,全额赔付那些拒绝重组的债券所有者。6月16日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曾批准了这一裁决。
 
2001年到2002年期间,阿根廷曾有1000亿美元的债券出现违约,这在当时是史上最大规模的主权债务违约。